關注我們:
  • wb
    http://weibo.com/u/6008678367/home?wvr=5
  • qq
    鏈接
  • wx
    100-100

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前臺顯示)

網上投稿
行業處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處分 > 行業處分

嘉峪關市律師協會處分決定書

被處分人:申宗晉,男,漢族,1979年3月27日出生,系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執業證號:16202201110199505。

一、調查階段

1、投訴與申辯

2018年3月12日,投訴人高某向本會投訴受理查處中心提交書面投訴材料,反映:投訴人與李某某離婚糾紛一案,

2017年9月11日與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簽訂《民事訴訟(仲裁)案件代理合同》,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指派申宗晉律師代理本案,申宗晉在承辦案件過程中以證據不足為由,一直未起訴,投訴人稱案件委托律師后一直是其主動聯系申宗晉律師,詢問案件進展情況,2017年12月底便無法聯系到該律師了,2018年3月投訴人通過律師事務所聯系到申宗晉律師后,投訴人以代理律師不盡責為由提出結束委托代理關系,并要求退回已繳納的三萬元費用。

申宗晉辯稱:其代理行為不存在“不盡責”,案件尚未起訴的原因是投訴人決定“待證據充足后起訴”,聯系不到自己是因為自己病了,在家休養,所以手機關機了。且其代理行為實際上沒有給投訴人造成損失,所以其行為不構成代理不盡責,解除合同可以,但不愿意退還律師代理費。

2、調查情況及查明的事實

投訴人高某投訴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申宗晉律師一案,嘉峪關市律師協會懲戒委員會于2018年3月18日立案,2018年3月30日向雙方送達了立案通知書,本會懲戒委員會指定王勇、殷建剛委員負責調查,投訴人、被投訴人均不申請調查人員回避,調查組對投訴人反映的上述問題進行了調查,責成申宗晉對投訴的問題作出書面說明,申宗晉就投訴人反映的問題提交了委托代理協議書和答辯書,調查組分別對投訴人、申宗晉、證人進行了調查詢問。

現查明:2017年9月11日,投訴人與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簽訂《民事訴訟(仲裁)案件代理合同》,委托衡軒所申宗晉律師進行訴訟代理,代理合同約定:“本合同律師代理費,按照官司勝訴的比例(程度)收取,代理費的數額為民事訴訟法上的終審判決(或者調解)結果確定的甲方在離婚時應分得的財產數額的15%,”合同還約定:“本合同簽訂時,甲方應向乙方預交三萬元,作為押金,擔保代理費的履行。”合同簽訂后,投訴人當即繳納了三萬元現金,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出具收款收據一張,收據載明:“投訴人與李某某離婚訴訟一案,預交擔保金(擔保代理費的履行),法院終審判決后,多退少補。”并載明代理費發票在本案終審判決后,最終收費后出具,收款人申宗晉,并加蓋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印章,該費用實際存放于申宗晉處。

再查明,申宗晉接受委托后,曾前往公安機關了解過投訴人曾經報案的一些情況,2018年1月初,申宗晉將手機關機,且持續時間較長,致使投訴人聯系不到律師,前往律師事務所也找不到該律師,更不存在律師主動聯系投訴人的情況,投訴人根本無法知曉案件進展的相關情況。

又查明,投訴人自述因為受到家暴,生活在恐怖、緊張的氣氛中,心里充滿了恐懼與無奈,其合法權益已經受到侵害,無奈之下尋求律師的幫助。作為一名律師,本職工作就是最大限度的維護委托人的合法權益,申宗晉作為委托律師,自2017年9月11日接受委托到2018年3月12日被投訴,長達6個月的時間不能替委托人主張權利、不能及時的維護委托人的合法權益,致使委托人對律師完全失去信任,申宗晉代理不盡責行為事實清楚,應予認定。

還查明,2018年3月8日,由衡軒所主任主持雙方進行調解,投訴人因案件一直未訴至法院,提出結束與衡軒所申宗晉律師的委托代理關系,并要求全額退還律師代理費,雙方調解無果。第二次調解,申宗晉提出可以退還二萬元,剩余一萬元待投訴人以后離婚時委托律師之用,還提出案件可以由本所其他律師代理,雙方調解仍未果。

懲戒委員會在本案調查期間,書面告知申宗晉有要求聽證的權利,2018年6月8日,申宗晉向懲戒委員會提出書面申請要求聽證,當日,懲戒委員會召開會議,會議決定本案舉行聽證,懲戒委員會根據《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第五十九條、第六十條、第六十一條之規定組成聽證庭,申宗晉在規定期限內未提出書面回避申請,本案于2018年6月23日公開舉行聽證。

二、聽證階段

1、申宗晉陳述:⑴ 拖延起訴的事情不屬實,起訴時間是由當事人決定的,不是由代理律師決定的,不起訴系投訴人本人決定待證據充足后再起訴。⑵在接受委托后,向當事人了解案情、分析法律、制定方案,并于2017年10月至11月期間到派出所調取案件相關證據,調查車輛信息。⑶ 2018年1月至2月因感冒引起肺部感染,停止工作,在家休養,所以手機關機,后又說因手機也摔壞了,所以整個月關機。⑷ 在當庭播放與投訴人的微信語音聊天記錄時陳述到:“投訴人雖然沒有明確表示暫緩起訴,但可以推斷出(投訴人的意思)。”⑸ 2018年1月與高某(投訴人的哥哥)通電話,通報案件進展情況,說自己感冒了要休息。本次投訴,拖延不起訴,失聯是因為本案證據沒有達到起訴條件,當事人決定證據充分后起訴,失聯是因為自己告病假方式不完美,手機也摔壞了,2018年2月份整個月手機關機,(起訴)不及時沒有給當事人造成損失,所以投訴的內容不存在。

2、聽證庭查明:⑴ 2017年9月11日與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簽訂《民事訴訟(仲裁)案件代理合同》,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指派律師申宗晉代理本案,案件從委托之日起至投訴人投訴至本會之日止,申宗晉未寫起訴狀、也未將案件訴至人民法院。其不盡責代理行為事實清楚,經聽證庭評議后認定調查人員的調查結論。⑵ 接受委托后,申宗晉對案件的取證工作均在2017年12月底之前進行,且其認為財產信息系投訴人本人提供,投訴人都知道,便未將工作進度告知投訴人。⑶ 2018年1月至2月申宗晉手機關機,未及時向委托人通報委托事項辦理進展情況。上述兩項申宗晉未及時向委托人通報委托事項辦理進展情況,其不盡責代理行為事實清楚,經聽證庭評議后認定調查人員的調查結論。⑷ 調查階段申宗晉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是投訴人授權案件暫緩起訴的,聽證階段申宗晉提供了2017年12月23日與投訴人的微信聊天記錄,并申辯到:“投訴人雖然沒有明確表示暫緩起訴,但可以推斷出(投訴人的意思)。”聊天記錄顯示投訴人多次詢問申宗晉何時起訴至人民法院,希望申宗晉快一點,申宗晉以需要落實車輛信息、證據不足、效果不好為由,答復投訴人待確定了財產(信息)以后再訴至人民法院。申宗晉以本次聊天記錄為依據,在投訴人不但沒有明確的意思表示案件暫緩起訴且在催促要求盡快訴訟的情況下仍然推斷出是投訴人讓其不起訴的,經聽證庭評議認為申宗晉提出的“不起訴系投訴人本人決定待證據充足后再起訴”的申辯理由不能成立。⑸ 對申宗晉提出的“告病假方式不完美”的申辯,經聽證庭評議認為,律師這一特殊的社會法制角色,得到了公眾信任,律師言論就應當比普通公民言論更加嚴謹與審慎,同時作為法律人,采用不符合職業道德、職業操守的語言文字為其不盡責代理行為粉飾,聽證庭不予認可。

2018年6月26日,申宗晉于向本會懲戒委員會補交了書面微信聊天記錄;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投訴人向本會懲戒委員會提交了《解除委托代理合同協議書》;投訴人向本會懲戒委員會提交了《收條》和《撤回對申宗晉律師投訴申請書》一份,上述文書載明經協商解除與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的委托代理關系,收到全額退還的三萬元費用,并撤回對申宗晉律師的投訴。

三、處分理由及依據

1、本會懲戒委員會于2018年6月28日召開會議,認為,雖然投訴人申請撤回投訴,但依照全國律協《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第六十六條第三款和第八十九條規定,對申宗晉的違規行為應當查處,處分程序應繼續進行。

2、司法部《律師執業管理辦法》(司法部令第112號)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律師承辦業務,應當及時向委托人通報委托事項辦理進展情況;需要變更委托事項、權限的,應當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和授權。”全國律師協會《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規范》(2001年11月26日修訂)第三十一條規定:“律師應及時告知委托人有關代理工作的情況,對委托人了解委托事項情況的正當要求,應當盡快給予答復。”第三十二條第一款規定:“律師應當在委托授權范圍內從事代理活動,如需特別授權,應當事先取得委托人的書面確認”。

3、全國律師協會《律師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第二十二條規定,提供法律服務不盡責,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給予訓誡、警告或者通報批評的紀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公開譴責、中止會員權利三個月以上一年以下或者取消會員資格的紀律處分,(二)接受委托后,無正當理由,不向委托人提供約定的法律服務的,拒絕辯護或者代理的,包括:不及時調查了解案情,不及時收集、申請保全證據材料,或者無故延誤參與訴訟、申請執行,逾期行使撤銷權、異議權等權利,或者逾期申請辦理批準、登記、變更、披露、備案、公告等手續,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

4、懲戒委員會在調查階段以及聽證階段曾經多次進行善意提醒教育,但該律師對自己的違規行為沒有任何反省和自覺改正的行為,懲戒委員會認為,該律師的違規行為沒有從輕處分的情形。懲戒委員會還認為,只要是以律師身份從事代理行為,就會對律師行業的社會形象產生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因此,律師協會有義務和責任對有損律師群體職業形象的會員,給予必要的警示與處分,以保障律師行業的社會形象不被污損。

5、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對申宗晉律師上述違規行為疏于管理,未有效規范所內律師執業行為。該所在調查、聽證過程中,能夠積極配合及時說明調查的問題和事項,并向投訴人全額退還三萬元費用,安撫了投訴人的情緒,促成投訴人的諒解,避免事態擴大化。懲戒委員會約談了衡軒所負責人,律所負責人是律師事務所管理的“第一責任人”,首先必須切實負起管理責任,其次高度重視隊伍建設,把重發展、管品行結合起來,在談話中,衡軒所負責人表示充分認識到了當前加強律師管理與服務工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并向懲戒委員會保證以此為戒,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

四、處分決定

綜上,根據本會懲戒委員會查明的事實、證據和上述依據,按照《嘉峪關市律師協會會員紀律處分規則》第十二條、第十七條、第十八條之規定,向被處分人所執業的甘肅衡軒律師事務所發出“遵守規章制度,嚴肅執業紀律”的《建議書》;另根據被處分人申宗晉上述行為以及事后態度,屬于情節嚴重,應予從重處分。按照《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三條之規定,按照《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規范》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之規定,按照《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第二條、第三條、第二十二條之規定,經過本會懲戒委員會2018年6月28日全體會議討論并表決,本會決定:

給予申宗晉律師公開譴責處分。

如不服本會懲戒委員會作出的上述處分決定,可在接到本處分決定書次日起十五個工作日內向甘肅省律師協會書面申請復查。

嘉峪關市律師協會

2018年7月3日

上篇:

下篇:

來源() 作者() 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
    110-130110-130110-130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甘肅律師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04- www.abfjbt.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設計制作:宏點網絡

    甘肅律師網業務信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2605602 傳真:0931-2605602 隴ICP備06002465號

    qq幻想 剑客赚钱